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赫然聽說因為租約到期,「德佈咖啡石門店」即將在十月底歇業,於是趕在結束營業的最後一個週末前去。

專誠驅車從台北市市區殺到石門鄉新北市石門區草里村海邊,車上了山坡,沿路依循小指標,找到了乾華國小石門分校的舊校舍,小小的腹地,展露著經過精心規劃、打理的藝術美感。我們抵達時,「德佈咖啡石門店」客滿,留下了連繫電話後,走出戶外往後方的斜坡型行走,從高處俯視整個校區和遠方的海景。

「德佈咖啡石門店」利用原來一字型的校舍二樓空間,旁邊還設有藝術收藏展和手做皂教室等,最尾巴的是整修後明亮清潔的洗手間,緊鄰著小小的綜合功能球場和小小的司令台,沒有跑道或花園。為了道別而刻意趕來初識「德佈咖啡石門店」,來不及累積交情,遺憾就緊接著產生,同時合適「Hello」和「Bye-bye」的時機,卻沒有字彙可以概括論述,然後傍晚的天還亮著,淺白的月亮就從雲層中走了出來,一切彷彿都發生得很理所當然,卻著實令人感到奇妙。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想到「港點大師」銷魂的鮮蝦燒賣皇、生磨芝麻糊和奶黃流沙包就垂涎三尺,剛好有朋友從外地來訪,趕快逮住機會相約大啖美食。

週六午間的「港點大師」人潮並不算洶湧,不過進場的不乏老饕級食客,甚至有呼朋引伴來介紹一大桌菜的,我又忍不住地偷聽情報,深恐錯過美味菜色。

文章標籤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咖啡奧堂的廣博深邃讓我感到很吃驚,但常常看到關於煮咖啡的講座或相關課程資訊,依舊冷感,我覺得比學習創造出咖啡之美更重要的事情也許是:多嘗試、體會咖啡的風韻,透過實際的感官認識,進而深入探究潛藏的奧秘。才有資格去駕馭彷彿千變女郎般的咖啡。

近期的咖啡嘗試經驗以「湛盧咖啡 淡水手沖館」的印象最為深刻,因此在去松山菸場看展的路上發現「湛盧咖啡 市府摩卡館」,讓我感到非常興奮,我以前不認識摩卡壺,但幸好「湛盧咖啡 市府摩卡館」的服務人員非常棒!我相信我絕對不是唯一的無知者,也相信他們絕對解釋過千百遍摩卡壺相關常識,可是,我卻沒有從解說的口吻裡查覺到絲毫的輕視或不耐,我心懷感謝,也認為這是「湛盧」的重要價值之一,因此即使要價看似高昂,仍讓我付費付得辛甘情願,而且想要一再光顧。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沒有蒼白若冷霜的臉,我們生活在經常熱烘烘的海島上,卻是不折不扣的噬血族。對於烹飪動物血感到稀鬆平常,運用豬血、鴨血為食材的小吃很容易在大街小巷找到。噬血,毫無畏懼。

外國人來到台灣可能都難以理解這項飲食習慣,我曾和朋友招待過一位超熱愛台灣的義大利人,對於各種小吃他都充滿好奇,唯獨無法接受血類料理;但其實我小時候也有陣子懼怕過血類料理。

依稀記得是國小的時候回嘉義阿公家,阿公傍晚從後院抓了隻雞,坐在後門前,刮除了雞脖子周邊的毛,捏著雞頸低聲喃喃如念咒語,我記得阿公說因為雞是最可憐的生物,生來只為了被宰,是輪迴中的一環節,我看著阿公殺雞還沒有恐畏的意識,可那晚餐桌上就出現了雞血糕,著實讓我心頭一驚,那之後有好長一陣子,我無法接受血類料理。

但也許是身懷噬血族的基因,習慣看不見而自然忽略食材背後過程的城市生活,血類料理重返日常飲食範圍,偶爾嘴饞想要吃一支豬血糕、在麻辣鍋店大嗑煮滷得香辣的鴨血,但最能體會血類料理精髓的其實應算是豬血湯,看似清淡卻充滿學問,豬血需不腥不臭,豬血塊不能太薄,口感要緊緻彈嫩,比白煮蛋蛋白柔軟些、比豆腐要彈牙點,佐新鮮韭菜的蔬甜氣息,最好還是飄香的大骨湯頭,然後灑點白胡椒,才算完美。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在網路上看過不少「NO.8 Italian」的好評,實際嘗試的感想覺得這是一間「有溫度」的餐館-回想起來會覺得心頭一點點暖暖的餐館。

文章標籤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港式料理多數不容易在家自己做,非得找餐廳吃才行,無奈自從去過香港澳門嚐過一點道地的港式點心,深深遺憾在台灣實不容易找到水準還可以的港式點心,我甚至不只一次在名店裡失望。

很幸運地從網路上知道位於民權東路巷弄裡的「港點大師」,邀約了朋友一起去品嚐,發現許多菜色表現可圈可點,頗值得回味,甜點更是難得的細膩!價格看起來不算太便宜,但物有所值。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到和台灣原住民部落的觀光地,我總很感慨那些好工藝難以量產、推廣,即使「海角七號」曾掀起一陣琉璃珠購買熱潮,但非原住民的人實不太容易將圖騰穿戴上身,原住民文化難以進入社會主流。

最近去松山菸廠的時候,意外發現一號倉庫裡,文化部所屬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將自10月5日起陸續於臺北、高雄兩地舉辦「原來臺灣-臺灣原住民的有機生活美學」展,出奇地討喜!一進入展場,光是音樂就有別於一般豐年慶式的原住民音樂,祥和的吟唱彷彿轉譯自自然的對話,然後看見特別設計的花、樹光影,摩登卻沒有違和感的詮釋,令人好奇地逐步欣賞。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聽朋友講起在三重重陽路赫赫有名的羊肉料理專賣店懸掛著的全羊場景,本來以為應該非常血腥,深恐會驚悚到影響食慾,但我實際在那店門前看了幾分鐘,也許是口腹之慾太強悍,也許是因為羊都已被宰了,稍減愧疚之心,但見了掛在一旁的羊頭,仍有些顫慄,後來看熟稔的刀法流暢地拆剖解卸,想起了「庖丁解牛」,加上更換座位到另一處的用餐區,才比較開始有用餐心情。

食物鏈本來就是死生相撐,但難免受惻隱之心影響。我記得曾在澳門菜市場裡看見和台灣傳統市場一樣的鮮宰雞販,嚇得不敢買雞肉,整個攤販雞籠堆疊成牆,裝滿活雞的雞籠還被充當為攤架,撐起擺著被拆解為各部位雞肉的攤板,生與死、屍體和活禽鮮活的展示,配音是此起彼落的呱噪咯咯聲,我總是驚恐地保持距離,但若到了魚市場又不同了,蝦絕對要還能跳的、貝類要能吐舌的、蟹要活的、魚要鮮的,所有失去活力和血色一概唾棄,若暫時把店頭高掛的羊和生猛海鮮視為同仁,才能對料理有所期待。

文章標籤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3 Sat 2012 23:53
  • 捐髮

燈光下,成束的髮反射著光澤,顏色不夠烏黑,顯老。
「為善趁早」我忽然這樣覺得。

yun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